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趙姬之死--淫殺艷母

趙姬之死--淫殺艷母

嬴政在黑影離去之後,也不多說,而是仔細斟酌此次計劃的尾末,再三敲打回想之後,感覺應該無甚大錯之後,便言道「雍宮,前面帶路」

  「是,王上」幾個內侍連忙起身,往前面帶路

  當嬴政行至雍宮之外的時候,他隨意打量了一番,雖說雍宮算不得富麗堂皇,但作為太后所居之處,也不至於比一般王侯府衙要差,而且此處位於王宮偏僻之處,倒也頗為僻靜,也算得上是一處修身養性的化外之地。

  只是夜色撩人,雍宮內卻傳出一道細不可聞的呻吟之色,卻是破壞了這幅良辰美景,倒也頗為不美!

  此時嬴政透過門窗見到此時那趙姬的浪蕩樣子,心中也不是個滋味,其中個把滋味也非旁人可以體會的,畢竟趙姬那幾件yin亂後宮的事,嬴政可以為了心中的雄途霸業,暫且忍耐,嬴政可難以容忍。

  畢竟當時若不是嬴政還未磨合好身體,那股子氣可以逼得嬴政不顧天下人說三道四,直接強行殺死秦國太后,這些年的養氣功夫雖有所提升,但此時心中還是久久不能平息,畢竟嬴政可是自從這個嬰兒出生就伴隨至今啊!

  「你們退下吧!」

  「是,王上」內侍們也不是耳聾,更何況前幾年的大事,他們也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他們恨不得連滾帶爬的離開,此時聽見秦王叫他們離開,不禁鬆了一口氣。

  「駱冰,駱冷」

  「王上」

  倆女並肩而立,衣著相貌也一模一樣,見到嬴政行禮也是異口同聲,一起行之。

  倆女都是一襲白色衣裙,此時隨著夜風飄逸,隱隱能夠襯托出倆人曼妙身姿。倆女都是留著一襲黑色長髮,剛好及腰,戴著玉簪,面上,蒙著一層薄紗,朦朦朧朧的看不清芳容如何,只有一雙明犀閃亮動人,似如秋水般婉柔水亮,露出些許肌膚欺霜賽雪,真是一對可人的仙子。

  嬴政見狀雖有些喜愛,卻也不似最初那般喜愛之情流露在外,因為,唉!嬴政總算理解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是什麼意思?

  所以倆女才一現身,嬴政雖流露出無奈之色,卻也不多加言講,稍微看了一眼,便幾步上前,邊往宮殿之處行走邊說道之「駱冰,駱冷你倆,此次過後,便不必隱身周外,此後便當做孤身邊侍女一般,伴隨身邊吧!今夜你倆守護此方大殿,不容其他人靠近」

  「是,陛下」倆女聲音如春雪般婉柔動聽,而且也不想一般人那般好奇,問這問那,這或許是常年在黑冰衛執行任務習慣了吧!

  「嗯,哼,嗯,恩」的呻吟聲斷斷續續的響起,在黑暗孤寂的大殿中蕩成一片,彷彿顫抖著的漣漪當然若是隱去那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剩下的,就是一片沉寂了。

  然而這片寂靜隨即便被打破。

  「嘎吱——」

  厚重的木門驀然推開,發出一聲腐朽的呻吟。

  銀白的月光照射進來,沉浸在歡好之鄉的趙姬瞬時間被驚起,不禁想遮掩自己香汗淋漓的白皙酥xiong,然後半瞇著眼睛,向大門處看去。

  只見到一個威嚴霸氣的青年出現在大門口處。

  「趙姬」一聲輕喝傳來

  此時的趙姬穿著本身就十分火辣,還半luo酥xiong,如果是一般的青少年看到,說不得還會流出鼻血來,但可惜看到的是嬴政,雖然下身有些微動,卻也不至於忘乎所以。

  「政兒,你怎麼來了」趙姬見到嬴政過來,倒是不在乎嬴政的語氣肅然,也不在乎自身衣衫不整,反而滿是關切的嬌聲問道「母后,我把你打入深宮,為何你還是如之前一般」嬴政此時倒也不急了,本就是來放鬆心情的,所以便隨意調笑道「那政兒你過來啊!人家想要悔改呢!」趙姬聞言一怔,粉臉一紅,美目中閃爍著異樣的光彩,驕傲的向前挺了挺胸,幾乎把本來半露的酥xiong又往下劃了少許。

  「人家……嘿」嬴政聞言,邪魅的笑了笑,幾步上前,就來到趙姬的身旁,伸手抓了抓趙姬xiong前的倆座巨峰,用力的不斷搓揉。

  「哦……」趙姬被被嬴政抓得胸前脹熱痛,腿間泛起一陣濕潮,張嘴出一聲充滿誘惑的,嫵媚的橫了一眼嬴政說道:「給我用點力……啊……舒服……」

  「母后,如何啊!大不大啊!!!!」見到趙姬光顧著享受自己的按摩,嬴政心中吐槽不已,忍不住兩指夾住趙姬峰頂的兩顆寒梅,用力揉捏一下,一邊在峰頂四周用指尖隔著衣服畫著圈圈,一邊催聲問道。

  「大,真的好大,比他們的多大」趙姬嬌軀一震,出一聲高亢的吟叫,面色緋紅,眉目間春意盎然,渾身散出一陣陣成熟滾燙的肉香向嬴政撲面襲來,不斷誘惑著嬴政,撩撥著嬴政心底原始慾望。見到嬴政的對美色的定力越來越強,趙姬向嬴政投去一個讚賞的媚眼,嬌聲說道。

  「嘿嘿!那你就準備好受死吧!」嬴政聞言,心中生出掩飾不住的歡心,心情大好之下,脫口喜聲說道。

  「政兒。母后好怕怕啊!!」趙姬聞言見狀,雖然好似可泣可悲的說道,但是他的一隻纖白玉手猶若靈蛇一般順著嬴政的胸膛向下滑摸而去。

  「喔……」嬴政虎軀一顫,忍不住張口出一聲快活的低吼。

  「好硬啊!」趙姬兩眼水汪汪,霧濛濛的望著嬴政,美目中閃爍出不屬於母子間的飢渴欲求,的唇瓣中吐出溫潤的芬芳,趙姬玉手五指靈活的抓摸撫弄著,身子軟熱的向嬴政胸前靠來。

  「政兒,你想不想要?」趙姬依偎在嬴政肩膀上,的紅唇湊到嬴政耳邊,呼著陣陣溫潤香氣,充滿誘惑的嬌聲魅惑道。

  「我……」嬴政聞言,頓時全身鮮血沸騰起來,原始的男性獸慾化作一團熾熱火苗在心底狂烈的燃燒起來,轉瞬之間,火苗化作巨大火團,籠罩了嬴政週身七竅神魂,熊熊燃燒,嬴政兩眼赤紅,出一聲低沉沙啞的嘶吼,猛得張口咬住趙姬柔軟的紅唇,舌頭強行伸進趙姬小嘴之中,貪婪的吸取著甘甜的果釀。

  「政兒。」趙姬嬌笑著一把推開嬴政,有些嬌怒的說道:「就是不讓你碰,呵呵……呵呵……啊……」

  嬴政一把推倒趙姬,猛得撲了上去,兩手粗暴的撕扯起趙姬衣裳,張口狂親著趙姬的粉臉、紅唇、玉頸。

  「不可以……」面對嬴政的粗暴,趙姬心底忽然湧出一股強烈的興奮禁忌刺激,口中呼著「不可以」,兩手卻是主動摟住嬴政強壯的肩膀和粗實的後頸。

  「哧啦……」一聲,棉衣被撕裂的聲音響起。

  兩團圓白出現在嬴政眼前,嬴政張口狂咬而去。

  「哦……輕一點……」

  嬴政宛若失去神智一般,兩眼散出詭異的紅光,飢渴的親吻著嬴政豐盈的,吸吻著圓潤開始脹硬的草莓,嬴政一路往下,突然埋在趙姬兩腿深處。

  「啊……」趙姬嬌軀狂震一下,猛然出一聲高亢舒爽的呻吟,一雙修長的緊緊夾住嬴政的頭部,纖纖玉手十指齊齊沒入嬴政腦後的黑中,十指緊扣下按,緊接著趙姬全身一陣劇烈抖動,口中出一聲虛弱的歎吟,癱倒在嬴政床上。

  「母后,我要你!」滿臉水漬的嬴政抬起頭,盯著滿臉潮紅,媚眼如絲,嘴角帶著一絲舒爽微笑的趙姬,出聲低吼道。

  嬴政說完,快起身脫掉自己的衣服,露出古銅色強壯充滿力量肉感的男性體軀,粗喘著向趙姬撲去。

  嬴政強壯的肉軀對趙姬充滿著無限的誘惑,那一瞬間趙姬心底好渴望被嬴政壓在身下,好好的愛憐一番。

  只見在大殿中,一位宮裝的中年美婦人,以個大字型靠在床上,淡黃色的輕紗宮裝凌亂在散落在床上或者搭在她身上,肌膚瑩白如玉柔滑似水,修長、豐滿,渾身上下絕沒有寸瑕疵那雙驕傲堅挺著的乳房像兩座軟玉塑就的山峰,頂端那兩粒晶瑩剔透的紅寶石四射著眩目的光輝,整齊茂密的叢林光澤油亮,密林當中下掩藏著痕紅色,大半可見,微微閉合唇口嬌小,正是無數男兒為之銷魂的所在,正是嬴政的生母,當今秦國太后趙姬。

  而趙姬的嬌吟聲,也越發明顯,抱著少年的腦袋,好像想把他的腦袋塞入自己的淫穴中樣,嘴裡還說道:「嗯哼……來了……來了……娘要來了……好兒子……加油……娘快要上天了……噢……來了……啊……」突然,陣高吭的聲音,從趙姬的胯下,噴出股又股水流,接著又是股淡黃色的液體,「趙姬你這個賤女人,孤要強姦你」嬴政走到床邊,霸道的說道,並且用食指撩起了趙姬的下巴說道,「嘿嘿,我可是對王妃娘娘仰慕已久,今天,看來我很幸運,能親芳澤了。」

  趙姬聞言,很快就理解了嬴政的意思,假裝憤怒的反駁道「狗賊,你休想,本宮寧願死也不會願意委身於你的。」

  「寧死不屈?哈哈哈哈,王妃娘娘,你還能再天真點嗎?我如果點了你的穴道,那可是予取予求啊,只不過在下只是不想玩具沒有聲音和動作的木偶罷了,況且,就算你死了又如何?我可以在你死之後的個時辰內,把你這絕世美體從上到下完完全全地玩弄遍,然後送到王宮的門口,到時候,哈哈哈哈哈哈。」嬴政的眼中不僅帶著慾火,還有絲病態的癲狂。

  「你到底想怎樣?」趙姬此時裝作已經是絕望了,她看著嬴政,冷冷地問道。

  「看來王妃娘娘的記性真是不好啊,在下不是說了嗎?只想親芳澤,不過,如果王妃娘娘能為在下生下男半女,那就再好不過了。」嬴政說完,也沒理會趙姬,直接指著挺立的肉棒,看著趙姬說道,「王妃,請。」

  趙姬顫顫巍巍地爬過來,握著巨龍,抬頭瞥了眼嬴政,嬌艷的花瓣小嘴張,先在龜頭上用舌尖掃了幾下,然後含進溫熱的嘴裡,攪動,口腔中,散發著柳紅絮淫水的味道,讓她差點昏闕,好不容易才恢復過來。

  「王妃娘娘的技術很純熟嘛,沒少給秦王或者其他男人品弄金笛玉簫啊。」

  嬴政撫摸著趙姬散落的秀髮,嘴裡戲謔道,但是趙姬並沒有理睬他的羞辱,只是默默地攪動著舌頭,吮吸著巨大的龍頭,不時還深喉下。

  過了約莫盞茶時間,嬴政說道:「好啦,爬上來,自己動。」嬴政躺在床上,便讓美熟婦趙姬跨在上面。

  趙姬只玉手扶著大肉棒,放在花唇上磨蹭著,眼看著龜頭點點把那飽滿的肉穴點點撐開,嘴裡發出「嗯嗯」的聲音,仰起修長的脖子,閉上眼睛,點點下坐,緊抿著嘴唇,極度忍耐著,感覺到胯下的充實感越來越飽滿,最後肉與肉終於緊密的貼合在起,肉棒的龜頭頂在成熟嬌嫩的花心上,莫大的刺激感宛如電流汩汩的在身上竄。

  適應了身下男人巨龍帶來的感覺之後,她就扶著嬴政的肩膀,柳腰搖動,肥美的大屁股上下律動,下下地被龍頭沖頂到自己的花心上。

  嬴政嘿然笑說道:「想不到平時端莊優雅的秦國太后娘娘,竟然是個如此風騷冶蕩的大淫婦,娘娘當真是人間極品,出門是貴婦,床上是蕩婦,妙啊,妙啊,你看這對奶子,多麼豐滿,生下來就是被男人抓的。」他邊說著,邊伸出雙手,抓住趙姬胸前對極品巨乳,不斷地搓揉著,拇指與食指還捏著深紅色那猶如寶石般的乳頭,不斷地捻揉著,兩團高聳挺拔酥乳不斷在他手上變換著各種羞人形狀,會兒怒突,會兒又被揉成饅頭狀。

  趙姬此時假裝的羞憤欲絕,就好似迫不得已,委身於眼前的這個男人,她多麼想離開這個魔窟,但是胯下傳來的快感,以及胸前的搓揉,讓她欲罷不能,總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最後下,被他弄完這最後下,可是這個聲音,卻直沒有斷絕。

  嬴政這時坐了起來,扶著趙姬沒有絲贅肉的腰肢,也開始律動胯下,配合著趙姬的動作,不停地往上頂著,張開嘴巴,含住了左邊胸前那顆紅寶石,用力地吮吸著,接著只手伸到她的後背,只往下撫摸,直至她的股溝,到達後庭芳菊。

  「喔……好深……嗯……嗯哼……啊……好重的……啊……你……要飛啦……啊……啊……頂……頂到了……嗯……要死啦……啊……哎喲……不要……不要玩後面……嘶……哼哼……」趙姬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輕飄飄的,下意識地拼命挺起玉臀,好讓嬴政的巨龍抽插得更深入,更猛烈。

  看著自己身上這個身為自己親生母親的高貴美艷的絕色美人是如何地浪蕩熱情,嬴政心中充滿了征服感,他熱情咬住趙姬的乳頭,舌頭不斷地舔舐乳尖,趙姬也緊緊的摟著嬴政的頭,熱情相就,扭腰挺胸,豐滿的玉臀扭挪不定,左右擺動,上下起伏,婉轉奉迎,使得那侵入她成熟胴體之中的巨龍更為深入。

  在嬴政的蹂躪衝刺之下,趙姬開始進入極樂的世界,她感到渾身發燙,身上的汗珠不停地流淌下來,從蜜穴深處傳來陣陣的快感,讓她不能自已!她瘋狂地扭動自己美麗的身子,嘴巴也張開了,口裡面不停地發出「哦……嗯……」的放浪呻吟聲,口中不停地浪叫著,那成熟的動人的身體緊緊地抱著嬴政,兩條修長,筆直的玉腿翹起來死死地纏繞在嬴政的腰之上,成熟的胴體微微顫抖。

  在這種強烈的進攻下,趙姬全身都在劇烈地顫抖著,玉臀不停的扭動,嬌吟聲似乎也變成了淫浪的喊叫:「不行了……噢……哦……會,會壞掉的……啊……」隨著她那十分高亢的叫聲,她的嬌軀猛然收縮,股熱乎乎的仙露噴射而出,衝擊在嬴政巨龍的頂端。

  嬴政的肉棒受到衝擊,在無盡的肉體快感以及母子亂倫的禁忌下,也沒有守住精關,灼熱的肉棒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此時他更是連連高聳抽插聳動,最後將自己那無數的子孫精盡數射進了母親的子宮最深處,「嗯……」承受著嬴政射出的波波熱浪,趙姬此時已經滿頭大汗,滿臉渾身緋紅,渾身激烈痙攣著……而在此時,嬴政突然覺得有股熟悉而又舒服的陰精正從趙姬的子宮中洩出,輸送到嬴政的下身。

  接著,他抱著趙姬,探首到她的耳邊,用只有兩人才聽見的聲音說道:「舒服嗎?真是太謝謝你了,我的娘親。」

  聽到嬴政嘴裡那句「我的娘親」之後,原本還處在高潮餘韻中的趙姬,身體突然梗住了,連忙推開嬴政,便假裝十分恐懼的樣子看著嬴政說道:「你……你……剛才說什麼?」

  嬴政笑著說道:「怎麼了?聽不到?我說謝謝你,我的娘親,怎麼樣,聽到了沒?」

  趙姬看著嬴政,又看了下還依然處於結合狀態的下體,驚恐萬分地說道:「你……你……」

  這時,嬴政才把巨龍從趙姬的蜜穴中拔出來,在他拔出來的瞬間,趙姬悲呼聲:「不!!」趙姬看著嬴政,看見嬴政又準備離去的時候,她終於下定了決心,羞紅著迷人的嬌靨,便假裝的顫顫巍巍地說道:「政兒,你是不是,是不是很喜歡……喜歡娘的……娘的身子,你只要肯,肯不離開娘……娘的身子,隨你,隨你玩,不要離開娘。」

  嬴政用食指撩起趙姬的下巴,看著美婦人梨花帶雨的嬌態,露出絲笑容,說道:「好,政兒最喜歡娘了,不如這樣每天你都不能穿著內衣內褲,好方便政兒隨時隨地的玩耍」「嗯,娘知道了」趙姬假裝好似想要哭泣的樣子說道然後嬴政一邊用他的巨龍衝擊趙姬的花心,一邊還不斷地玩弄她的大屁股,笑著說道:「想不到啊,小時候在我眼中溫柔優雅的娘親,竟然如此的淫蕩不堪,竟然扭著這個淫亂的大屁股,來勾引自己的親生兒子。」

  此時的趙姬,已經被嬴政的肉棒操得芳心大亂,聽到嬴政的羞辱,只是像鴕鳥一樣,把臉埋得更低,但是嬴政並沒有放過她,他突然停止抽插,說道:「真沒意思,一句話都不說,我還是走吧。」說著,就拔出一部分的肉棒,一副想離開的樣子。

  趙姬害怕嬴政就此離去,她扭過臻首,用騷媚入骨的眼神看著嬴政說道:「喔……好……好脹……好舒服……啊……乖兒子……娘……好酸……啊……你的肉棒……真大……嗯……插的娘好漲啊……娘……娘在你面前……就是個……恬不知恥的……淫蕩……騷貨……用力干我的騷穴……」

  「真是個淫蕩的騷貨。」嬴政一邊嗤笑著,盯著自己粗大的肉棒在母親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進進出出的樣子,在巨龍深深插入趙姬蜜道裡的花心時,在她的子宮口磨幾下,然後猛的抽出了一大半,用肉棒在她的穴口磨磨,再狠狠的插干進去……不一會兒,趙姬嬌軀劇顫,幽谷一陣甜蜜的緊箍抽搐,心花怒放之間不堪一擊地敗下陣來,只覺精關大開,甜膩的陰精終於嘩然傾洩,這已經是她今晚第三次洩身了,嬴政緊緊抱著她的大屁股,巨龍緊緊抵住那銷魂處,在她體內強勁地噴射出來,把所有精力都射了進去,那灼燙如熔岩的射入,令趙姬叫出了最甜最滿足的一聲,終於無力地癱瘓下來,飢渴的子宮猶如小兒吸乳一般,緊啜著龐然大物再不肯放過任何一滴灼燙。就這樣,天亮時分,嬴政微微睜開眼睛,沉吟了一會,有看了看身旁的美嬌娘,最終還是決定讓他死了才好,雖然昨夜玩的時分快樂,但是他不可能接受那頂隨時可能會出現的帽子,他把手稍稍抬起,匯聚力量到掌心之處,正準備用力往趙姬心脈之處打去的時候。趙姬突然醒了過來運起一身的鳳凰鬥氣,只聽「噗」的一聲將嬴政震到了八尺開外,嫵媚的說到:[政兒……看來你……還是……容不下為母啊。]

  [你要我如何容你?這麼完美的身體,我不可能讓其他人佔有你,而且你也不懂得收斂,一有機會就去勾引男人,什麼樣的爛蕃薯臭皮蛋都上得你的床,你叫我堂堂一國之主臉面何存,你覺得我想殺你嗎?你是我娘親,是我的第一個女人,教了我享受人間極樂。在我眼中你是最完美的女人,你以為殺你我不痛苦?]嬴政痛苦的說到

  [政兒……為娘……明白了,為娘天生淫鳳之體……做那些也是沒有辦法的呀……既然政兒要娘死,那娘就死吧……不過娘不想這樣死掉……淫鳳之體應該有淫鳳該有的死法,來乾娘吧,娘要死在你的大雞巴上。]說完趙姬用意念控制著嬴政緩緩的漂浮起來,當嬴政仰趟到鳳床之時,趙姬輕輕動了一下眉頭,嬴政全身的衣物便化為了布片飄散在四周。此時趙姬全身泛著金燦燦的鳳凰之氣,容貌竟然又美麗了幾分,健美的身體有些柔美的肌肉鼓起,特別是小腹馬甲線又明顯了幾分,而那碩大的巨乳竟又脹大了幾分,披肩長髮被鬥氣吹起更增添了幾分妖媚。

  只見她緩緩飄起如女神般浮在空中,三角地帶那修剪得十分整齊的倒三角陰毛上一滴滴淫液正緩緩滴落。嬴政看著母后如淫慾女神般的模樣也是性奮的不行,胯下龍槍挺的又長又硬,粗細猶如嬰兒臂彎。趙姬看著兒子這巨大的龍根也性奮的舔了舔艷唇,只見她張開大腿,雙手扳開玉蛤、將九鳳游龍寶穴完美的呈現在嬴政面前。然後漂浮到嬴政巨根上方,突然釋放掉鳳凰之力,趙姬淫穴重重的砸在了嬴政的巨根之上,只聽「噗」的一聲嬴政巨根被九鳳游龍寶穴深深套入,在刺入時經過了九鳳游龍寶穴的九轉幽渠,刮得龜頭一陣舒爽,尾椎一陣發麻彷彿馬上就要射出,最後重重的頂在了花芯之上馬眼處一陣舒爽竟將射意壓了下去。趙姬花芯遭受重擊也爽得向後仰頭,將雙乳向上頂起竟射出了一股乳箭,此時趙姬所射出的乳汁為淫鳳之體臨死時候所產生的終乳,不但營養豐富趙姬更是將一身功力化入了這乳汁之中此時整個雍宮之中一陣陣濃郁的乳香飄起。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清纯妹妹半夜被哥哥偷上 下一篇:贞洁烈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