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一个适合强奸的猎物

一个适合强奸的猎物

走在大街上,杨折观察着路边的人们,他在寻觅着猎物,一个适合强奸的猎物。

  从十八九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到四十多岁衣装性感的少妇,他都在仔细打量,注意她们的一言一行,每一个举动,杨折没有那种看人一眼就知道此人是浪是贱的本事,所以他只能用眼睛盯着一个女人全身部分细看,这样可少不了一些白眼和讽刺。

  听得最多的就是屌丝两个字,杨折今天无比自信,可几乎每个人都拿一种看乞丐的眼神看他时,他心态也不免有些崩盘,走到一家范思哲落地窗前,杨折一下惊醒,自己还穿的那洗掉色的地摊货啊,怪不得那些美女看自己的眼神一脸嫌弃,估计把自己想成一个意淫穷老汉了吧?

  对着镜子自嘲一下,杨折迈步走进范思哲专卖店,出来时,残破掉色的地毯被两万元的高级新衣代替。

  换了一身名贵行头后,耳边的嘲笑真的笑了很多,那些自以为是的少女们也不会在出言讽刺,杨折不得不叹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也不得不叹钱确实是个好东西。

  杨折走过了商场,饶过了市中心,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从身边经过,杨折分辨不出猎物,除了丑和美他什么也没看出来,他还没有那种嗅觉。

  不知不觉间,夜已经深了,杨折也走进了一座城外的森林公园里,一天没进食的他看到前面有一间餐厅,走到门口,一对情侣推推散散的不进去。

  杨折隐约听到男方说「里面太贵了,我们去外面去吧,走两步就出去了」而女方气急败坏的说「在这吃能花几个钱,你怎么这么抠?省这几块钱饿一个小时,你至于吗?」

  「能省就省点,我挣钱多不容易,你能不能想想我」男的也有些生气,说话也有点重,但看的出来这个男的也只敢这么说了。

  女的显然是个脾气大的主,张口就来「我掏钱行吧?你个大男人为了几块钱墨迹这么久,你真恶心」说完也不理男的直接走进餐厅,男的急忙追上去,剩下的对话杨折听不到了。杨折笑了笑,不是嘲笑那男人的小气,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吗?都是生活所迫,没有办法,挣了下思绪后也进入餐厅。

  进入餐厅后杨折才发现这是一家西餐厅,装房什么的都挺上档次的,随便找了个坐位坐下后,杨折才发现,刚才那对情侣就在自己左面,女的穿着一身青色鱼尾裙,年龄不大,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腿上套着网格黑色丝袜,踩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五官端正,瓜子脸,小嘴唇,头发披散下来,化了很浓的妆,耳朵上戴着一个大圆环,手指上也戴着两个戒指,手腕上还有手镯。

  正打量着女人,一个服务员来到杨折旁边,递过一本菜单后道「先生,请您点餐」

  杨折看了一眼菜单,菜单后面的价码真的不低,一个牛排大约在三百多,饮品四五十一杯,薯条沙拉也都不低于一百,杨折看了看说道「一份西冷牛排,一杯布丁,一份沙拉,一份薯条」

  「好的先生,祝你用餐愉快」服务员笑着说完,就走了。

  「你看人家,一个人吃饭就点这么多,咱两个吃饭就点这两个,够谁吃了,跟你在一起真是丢人」那个女人看杨折点菜对着旁边的男友一顿数落。

  那男人看起来唯唯诺诺,但也很要强,小声说道「你轻点,别让人听到」女人得理不饶人,继续说道「我都说了我请你吃,你舍不得我舍得,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这几个钱够你干嘛」

  男人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女人继续数落着男人,杨折听的他们的对话,心中有了打算。

  杨折的吃的先送来,杨折一边吃一边听着这对情侣对话,杨折基本可以肯定,这男人和自己一样是个苦难人,没什么本事,一个月挣不了多少钱,女人虚荣,吃穿都要好的,但也没几个钱,于是怪男友不争气没本事。

  吃到一半,女人喊了出来「别人送我包怎么了,你吃醋了?那你给我买啊」男人环顾四周,看到别人都盯着自己和女友,不想再争执下去,便说道「没事,先吃饭,有事回家说」

  女人可不吃这套,冷笑一声「回去干吗?陪你睡觉吗?自己没钱不上进,说我爱钱,我爱钱怎么了,我爱你你有钱吗?」

  男人也来了火气,摔掉筷子「赵娇娇,你别得寸进尺」「呵」女人一声冷笑,丢上包就走了出去,男人正想追出去,被店员拦住要求付账。

  杨折看男人掏遍全身只拿出两百块钱暗道天祝我也在桌子上放下一千元赶紧追了上去。

  出了餐厅,一眼就看到一个青衣女子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公园后山的树林里「她要去后山?」杨折大喜快步跟了上去,暗想机会来了。

  一直走到后山深处,赵娇娇还继续往前走,她感觉有些不对,自言自语道「这里不是有个厕所吗?我走错了?」说着又走了几分钟,这下可真进入到了山里了。

  现在已经入夜十点,公园里还有散步的人们,但是后山可鬼影子都没,这座公园的后山密密麻麻都是树木,夜晚给人的感觉阴深深的感觉,深夜昆虫鸟类渣渣的叫声,更给后山加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赵娇娇环顾四周,一个人影子都没,周围的冷空气扑面而来,抬头漫天的树枝遮挡住天空,赵娇娇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这一抖不要紧,可这一抖,膀胱的尿液没把持住,激射出来,赵娇娇立马反应过来,知道憋不住了,索性直接把丝袜连带内裤脱了下来,蹲下身子就尿了出来。

  杨折在后面看的真切,忍不住笑了出来,赵娇娇听的真切,猛地回头,道「谁?」

  杨折知道藏不下去,尤其现在四下无人,这在荒郊野岭的地方,那莫名的系统任务现在迫切要完成,镇定了下心情,表现的很悠哉的走了出,呵呵笑了出来。

  这般冷冷的笑,在搭配出现的男人似很随意,赵娇娇被吓得连丝袜都没往起提连忙往后退。

  「裤子都不穿,是不是在等我啊……哈哈……」杨折随意的大笑,把手揣进裤兜,往前走过去。

  赵娇娇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她认识这张脸,是刚才在西餐厅吃饭的那个男人,男人脸上带着邪恶的笑,细长的眼睛盯着自己,把她当成了猎物。

  「怎么不说话了,这样很没有意思啊」杨折看着赵娇娇,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怕这个女人跑掉,但这一切没有表现出来,杨折表现的很老练,对于在这里围堵到一个女孩很平常。

  赵娇娇短暂的惊吓后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把自己的鱼尾裙往下来,一只手拉起丝袜想要提起。

  「你要干嘛?我给你钱,别伤害我,求求你」赵娇娇说的语速非常快,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估计杨折在吓一下就会哭出来。

  杨折看到赵娇娇要拉起丝袜和内裤,那能让他如愿,两步跑到赵娇娇面前一脚踢开赵娇娇的手臂,脚踩着赵娇娇的肚子,道「我不要钱」。

  「你要干嘛?」赵娇娇已经哭了出来。

  杨折坏笑一声,脚上用力,狠狠的踩了下去,赵娇娇腹部被男人大力脚踏吃痛身子弓起来,双手伸向腹部,杨折找准机会,蹲下身子抓起赵娇娇的双手压在头部上方的地上,坐在赵娇娇的肚子上。

  「滚开……混蛋……放开我……你个白痴……滚啊……」赵娇娇惊慌中胡乱喊叫怒骂,双手被男人两只大手狠狠的握着,身子被男人沉重的身体压在身下,赵娇娇根本没有机会反抗。

  「闭嘴,老子还没碰你你喊你妈逼,在喊老子打死你」杨折额头已经渗出冷汗,慌乱之中,爆了粗口。

  事实上,杨折百般掩饰自己的青涩但这时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了,动手后杨折只感觉数只枪口已经顶在了自己的头上,现在谈淡定,那是说鬼话。

  说事迟那时快,杨折制服赵娇娇也只用了一秒多的世界,杨折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爆发出这样的力量。

  「混蛋……你个畜生……」赵娇娇怒骂着,杨折脑中已经彻底陷入混沌,听着赵娇娇不停的辱骂自己,杨折愤怒中竟松开了握着赵娇娇的手。「啪啪啪啪啪啪……」「操你妈的贱货,骂老子,老子打死你」杨折抽出手后不停的扇赵娇娇嘴巴,一边扇一边骂。

  赵娇娇刚被松开手后正要捶打杨折,雨点般的耳光就不停的落在她的俏脸上,一连打了十多下都没有停下,赵娇娇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杨折还在不停的抽赵娇娇耳光。

  打了三十多下后,杨折重重的扇了赵娇娇的左脸一巴掌后才停下,气喘吁吁的说道「给老子闭嘴,在骂老子老子还打你」。

  赵娇娇被打的发蒙,求饶都没喊出来,脸颊火辣辣的疼,还有些发麻,耳朵通红,嘴角都是血,赵娇娇一睁眼就看到了杨折那张狰狞的脸,犹如凶兽,关键这只凶兽正在处于爆发期。

  「救命……」赵娇娇喊了出来,等待她的无疑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杨折送她的是套餐,左右开弓,对她已经肿的老高的脸丝毫不手软,十几下后,脸上都要渗出血了。

  「别打了……我不叫了……求你。求你别打了……」赵娇娇感觉脸都不是自己的了,受不了疼痛求饶道。

  杨折看着哭成泪花的赵娇娇,脸颊都快要渗出血,心中不免有些不忍,停下手来。

  不等赵娇娇反应过来,降下怒气的杨折冷静下来,再一次牢牢锁住赵娇娇的手。

  这次制服赵娇娇后杨折没有方寸大乱,紧跟着俯身用嘴堵住赵娇娇的嘴巴,还不登赵娇娇反应过来,杨折肥腻的大舌头就伸到赵娇娇嘴里和赵娇娇的香舌完整对接。

  赵娇娇的身子僵硬,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盯着杨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品味不错,衣装得体的男人强奸自己。

  杨折清楚自己已经站在了刀尖上,只能进不能退,抽出一只手死命的卡在赵娇娇的喉咙上。

  「别他妈动」一声怒吼,把正在挣扎的赵娇娇吓到身子僵硬不敢动弹看到赵娇娇停下拍打自己的双手,杨折一只手卡在赵娇娇脖子上,一只手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不要……别……求你了……」赵娇娇双手抱住杨折卡在喉咙上的手,哭声乞求。

  可杨折怎么可能放过她,成败可再次一举,杨折解开腰带后甩手给了赵娇娇一巴掌,还不等赵娇娇反应过来,杨折抓起赵娇娇的头磕在地面「啊……」

  一声惨叫,赵娇娇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土地上铺面树叶,撞上去其实并没有多疼,但赵娇娇却认为这个凶狠的罪犯要至自己死地,于是她开始拼命挣扎。

  杨折手忙脚乱,他以为自己已经制服了眼前的女子,但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来了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把自己挣脱了。「别杀我……我错了……饶了我吧……」赵娇娇看到自己把这个男人推翻在地,第一时间没有想到赶紧跑,而是一边往后挪一边求他放了自己。

  事实上,赵娇娇也根本跑不了,因为赵娇娇的内裤还挂在腿上,她只要跑就会摔倒在地。

  杨折站了起来,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压低声音说道「臭婊子」「我错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不要……」赵娇娇害怕极了,奸杀的新闻屡见不鲜,她不敢想象,一个失去理智的人怎样折磨自己。

  杨折一边靠近赵娇娇,一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到了近前,杨折蹲下来,看着眼神惊恐的赵娇娇,忍住颤抖的双手,捏住赵娇娇的下巴。

  「现在开始,我说什么就做什么,要不然我杀了你」赵娇娇浑身颤抖,嘴唇哆哆嗦嗦,眼神涣散,脸色雪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听到了没」杨折盯着赵娇娇喊道。

  赵娇娇身子一抖,大哭了出来「知……知……知道……」杨折轻笑一声,瞪大眼睛看着赵娇娇,轻声道「把你的奶子露出来」杨折也能感觉到他说这句话时,声音颤抖,但赵娇娇没听出来,她认为这是救自己的一根稻草,于是赵娇娇毫不犹豫的丢掉了贞洁,疯了一般脱掉裙子,扯掉内衣,脱掉才知道,这美女的奶子真大。

  「哈哈……」

  杨折兴奋的大叫起来,这种胁迫的快感让他近乎忘了现在他正在实施强暴,而杨折非常享受这种胁迫一个人使她不得不选择臣服的感觉。

  要明白,人一旦打开兽欲,释放出禽兽一般的自我,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他已经不满足只是强暴这个女人,而是想彻彻底底的征服这个女人,使她变成自己的玩偶。

  一个有夫之妇,变成肉欲的傀儡,世上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兽欲掌控身体后的杨折脑中根本没有早先的规划,也没有了刚开始出手的冷静。

  杨折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站在失魂落魄的赵娇娇身前,赵娇娇眼睛瞪的老大,眼珠子都快出来了,不是因为羞色与男人没有任何遮挡裸露的身体,而是震惊男人胯下的巨龙。

  如果要形容那只能说巨大,如同非洲黑人那样的巨大,如同婴儿的手臂粗,目测长度得有二十多厘米,龟头大入鸡蛋。

  「呵呵,今天你有福了,它只属于你」

  杨折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大笑着说。

  赵娇娇听到了杨折嘲笑般的话语,也看到了杨折眼神中的疯狂,赵娇娇已经对逃生没有任何希望了,她已经想到了自己的结局,如果可以,她心中只希望可以活命。

  「把你的大腿分开」

  赵娇娇抱着双腿,头发披散在脸上,无神的看着自己的脚趾头,杨折有心羞辱赵娇娇,说道。

  赵娇娇抬头看了一眼杨折,没有多语,松开了抱着双腿的手臂,慢慢的分开了双腿,让自己的阴户展示在了杨折的眼中。

  黑匆匆的,整个阴户都被阴毛覆盖,杨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屄,太黑了,黑木耳估计就是形容这种屄的吧。

  杨折蹲下身子,伸出左手拉起赵娇娇的大阴唇看到小穴里的肉穴也不尽相同,虽然没有外层黑,但是色泽还是黑色。

  「我操,你这……真脏……」杨折一脸嫌弃的说道。

  赵娇娇看到杨折脸上的嫌弃,心跳加快,现在有两种可能发现,这个男人可能恼羞成怒杀了自己,也可能放了自己,但赵娇娇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会被杀掉「对不起……我……天生……就黑……」

  「哈哈……天生黑啊……哈哈……天生就脏吧……你妈一定怀你的时候和别人乱交,才生出你这么个骚货」

  杨折自己补脑画面,大声嘲笑出来,赵娇娇听到自己母亲时抬头看杨折时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随即又恢复了空洞,但这一幕被杨折捕捉到了啪……

  杨折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甩手打在赵娇娇脸上。

  「不是吗?说,你妈是个贱货」

  赵娇娇一语不发,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泪水不停的从眼角里流出。

  「说,不然杀了你」杨折抓起赵娇娇的长发,作势要磕在地上。

  「我说……我说……别杀我……不要杀我……」赵娇娇哭喊出来,她今天被吓的不轻。

  「我妈……是个……贱……贱货……」感觉到拽着自己头发的手慢慢松开,赵娇娇松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从心里萌发出来。

  杨折龟头肿胀的生疼,这一来一去羞辱赵娇娇已经一个多小时了,鸡巴一直翘着肚皮上谁都受不了,杨折的龟头上的血管都快充血爆裂,睾丸里的精子活跃了一个多小时,都迫不及待的喷射出来,又听到一个美女说出自己妈妈是个贱货这么淫荡的话语,杨折怎么还控制的了。

  杨折再次扑倒赵娇娇,杨折牢牢的把住赵娇娇的双手,不让躺在地上的赵娇娇有任何机会逃脱,杨折双手用力,紧紧箍着赵娇娇的细手,沉声说道「别乱动,别逼我」

  赵娇娇双眼含泪,不敢哭出声来,引起杨折的反感,但是喉咙哽咽,话语都被卡在喉咙,于是拼命的点头,她感受到男人双手的大力,她不怀疑这个男人可以单手掐死自将赵娇娇恫吓后,空出一只手波不急待探索着,灼热的肥唇也亲上了赵娇娇的耳垂,赵娇娇双手被解放出来,但是却不敢反抗丝毫,眼睛里不停的滴答泪水,她后悔为什么丢下男友一人走出餐厅

  杨折亦可也不停的对赵娇娇进行香艳刺激的挑逗,他对生理的研究算是专业的,要说如何把一个女孩子挑逗的春心大动,可以说他出色当行。

  新奇的手法加上感人的技术,不一会,赵娇娇就感觉下身已经湿透,但她在极力抑制喉咙深处传来的娇喘声。

  杨折左手已经摸到了赵娇娇的阴毛,赵娇娇娇躯一震,自己终究要被亵渎了,已经流干的眼睛泪水再次滚落下来。

  杨折心中有些激动,这位美女今晚已经是自己的私宠,任由自己摆布的玩偶,终于,他的大手摸到了赵娇娇的良田,流着淫水的良田。

  「啊……」

  长时间的挑逗让赵娇娇身体极度空虚,一只大手覆盖在阴膏上,很快就溶解了赵娇娇的一点点理智,虽说她心中很是嫌恶,但刚才被杨折恫吓打骂,变得无助害怕,内心想要个依靠,杨折的挑逗好像给了她一些安慰。

  「都湿了?还真骚啊……」

  男人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赵娇娇的内心,是啊,自己在被强奸,竟然流出了淫水,而且……而且比和男友……更加湿润……赵娇娇闭口不语,但是俏脸上已经写满了哀羞,红红的,杨折触摸赵娇娇乳房的时候,赵娇娇甚至轻抬胸部,让杨折更加重力的挤压乳房,即使这一切很罪恶,但浴火也在肆虐着赵娇娇的身心。

  杨折看赵娇娇已经进入状态,而且下身阴部淫水早已泛滥成灾,鸡巴又涨的生疼,双手架起赵娇娇的双腿,跨部往前探寻赵娇娇的穴口。

  「向我投降」杨折舌头从颈部一直舔到赵娇娇的耳根,说道。

  赵娇娇已经感受到了男人胯下的巨龙在自己小穴口,龟头中吹出灼热的气息,每一次都让自己小穴流出更多的汁液。

  「不……不要……」赵娇娇轻声细语,她不太敢大声尖叫出来,害怕男人对自己再次使用暴力。

  男人喘息着,有些激动,话语在赵娇娇耳边回荡「从了我……我就不伤害你」这句话好像是颗定神丸,也是一颗毒药,让赵娇娇可以找到一个好的理由不再抗拒男人,抛掉道德束缚。

  「你……这是在……强奸……」赵娇娇颤声说道。

  「哈哈……强奸不好吗?」杨折故意疯狂的说道,他不想给赵娇娇一丝希望赵娇娇没有再语,她已经看不到光明,反抗没有用,只能徒增更多的悲哀,想着想着她闭上了眼睛,好似已经认命。

  杨折决定马上让赵娇娇结束幻想,龟头对准赵娇娇的穴口,狠狠的插了进去二十多厘米长的阴茎,赵娇娇根本没有尝试过,也容纳不下这么粗大的阴茎,刚插进去一半就忍不住尖声喊出「不要……太疼了……轻点……」赵娇娇睁开眼睛瞪大瞳孔,尖声求饶「真的太疼了……别……」

  「才进去一半,你老公是个小鸡?」是个男人都想要自己的下身粗长,杨折很自豪这点。

  「恩……你别动……等会……」赵娇娇双手抓住男人的手臂,说道,话语有些乞求,更多的是商量。

  杨折才不管她疼不疼,老子再强奸啊,不管三七二十一,腰部又加大力度,直接把剩下的半跟鸡巴都送了进去。

  「啊……你混蛋……」赵娇娇大叫一声,骂道。

  杨折一声冷哼,也不管赵娇娇适应与否,开始强力而凶猛的征讨。

  「啊……啊……轻点……那是……那是子宫……」赵娇娇根本没有被强奸者的矜持,从杨折开始耕田到现在就一直在高声呻吟,浪叫赵娇娇早已欲火焚身,春心荡漾,她厌恶男人对自己强暴,粗鲁的对待自己娇小的肉体,可就是这种凶猛的方式是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事物人们总是会产生爱戴。

  「慢点……我受不了了……你这样会……玩死……啊……我的……」赵娇娇高呼浪叫,再空荡荡的树林里回荡。

  杨折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也太戏剧了吧?这是强奸吗?心里有些纳闷,但是身体可没有停下,依旧在大力的抽插赵娇娇红肿的大黑逼。

  「啊……我真……啊……疼……死了……子宫顶烂了……」「……求你了……停下……啊……我高潮了……」「……混蛋……你玩死我……」

  赵娇娇嘴里一直语无伦次的说着一些骚话,在半个小时的抽插里,杨折听赵娇娇那些话浴火更甚,感觉自己快要憋炸了。

  「妈的骚货,给我口」杨折拔出巨屌,坐在赵娇娇胸部把龟头塞进赵娇娇嘴里。

  赵娇娇正在大声淫叫,虽然下身被撞击的生疼,但是快感更甚,从未体会过这么猛烈性交的赵娇娇根本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

  再肉棒插入口中后,酥麻的快感不可抑制的传来,杨折舒服的身躯抖动,虽然赵娇娇根本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含着杨折的肉棒,但就是这种感觉却给了自己快感,占有女人口腔的快感。

  他甚至肯定这个女孩绝对是第一次含男人的阴茎,从她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

  「吸,给我吸龟头」杨折说道,呼吸有些急促。

  「嘴唇可以再含紧一些……吞吐的幅度再打一点……再开一点……对……对……就这样……」

  杨折一边指导一边呻吟,语气格外温柔。赵娇娇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一步一步跟着杨折说的做,男性阴茎上浓烈的味道和自己下体淫水的味道混在一起,这种味道像是强烈的春药刺激着赵娇娇的嗅觉,让她浑身无力,小穴淫水泛滥,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口腔的力度,让四周的腔肉紧紧的包裹住杨折的肉棒,舌头席卷着杨折的龟头。

  杨折看着赵娇娇现在的面孔,是如此的淫荡,脸颊红肿,哭红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肉棒认真的口交。

  被赵娇娇口腔包裹了几分钟,杨折抽出鸡巴,再次进入赵娇娇湿润的阴道,阴道被巨物顶入,一刹那的充实感让赵娇娇得到了一次小高潮。

  「舒服吗?小骚货」杨折看着压在身下的美人,说不出的满足,这么一个尤物,现在被自己任意玩弄。

  赵娇娇阴茎上浓烈的味道和自己下体现,羞色与接话,只是放声呻吟「啊……慢点……你插进……子宫了……」

  淫荡的词语从赵娇娇口中说出来更加显得淫荡,杨折陶醉赵娇娇的呻吟声,狂乱的冲击着赵娇娇的身体,杨折再一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鸡巴大起大落,每一次都只留龟头在赵娇娇阴道里,每一次都深深的插进子宫口,慈慈慈的淫荡声音在阴道边作响。

  快感越来越强,鸡巴也越来越硬,杨折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爆裂,忘记了一切,鸡巴快速有理的抽插赵娇娇的阴道,发泄自己内心的兽欲。

  「哦。a……」

  一声低吼,杨折用力向前一顶,龟头顺势插入赵娇娇的子宫,那个火热紧窄的洞夹的杨折浑身电流涌动,压抑已久的精液从小腹喷发,马眼疯狂的喷出一股股强劲的精液。

  「啊……」赵娇娇引来了最猛烈的一次高潮,娇躯抖动,淫水四溅,从阴道中飞射出来。

  「好烫……好烫的精液……」赵娇娇感觉到了灼热的精液,精液的温度让赵娇娇小腹都暖和了许多。

  杨折射完后等赵娇娇高潮过后,才抽出了鸡巴,龟头刚抽出阴道,淫水和精液混合物就跟着流了出来

  赵娇娇抬头看了看阴道口流出的液体,自嘲的笑了笑,拿起挂在腿脚的内裤擦了擦阴道口的液体。

  杨折起身穿好衣服,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从身上拿出两搭RMB扔在地上,说道「给你,算是补偿」

  赵娇娇没有拿,杨折看了看手表,已经一点多了,蹲下身子,拿起钱,拍了拍赵娇娇的脸「不要?想报警?」

  「没有,我不敢」赵娇娇看着杨折摇摇头,还没有穿衣服,她不敢。

  「你要报警我就杀了你」杨折扔下一句话,把钱甩给赵娇娇走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日本旅游精液满身 下一篇:迷倒然后轮奸了她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